欢迎来到南京离婚律师、婚姻家庭咨询师-谢保平律师网站!
contact us

联系我们

南京离婚律师谢保平律师网 > 子女抚养 > 离婚后以增加抚养费为由提起诉讼的,原告须举证证明有需要增加抚养费的“必要”
离婚后以增加抚养费为由提起诉讼的,原告须举证证明有需要增加抚养费的“必要”
编辑 :

南京离婚律师谢保平

时间 : 2020-02-12 22:05 浏览量 : 3230

婚姻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故子女要求增加抚养费的,应重点审查何为法律规定的“必要时”的前提条件,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8条所列3种情形加以判断。对于夫妻双方经人民法院调解协议离婚,并就子女抚养等问题已经在协议中加以明确,子女短期内起诉要求增加抚养费,除非有充分证据证明子女生活发生重大变化,不增加抚养费将导致子女难以维持正常生活的,均应尊重先前裁判的既判力,不应轻易变更。

离婚后以增加抚养费为由提起诉讼的,原告须举证证明有需要增加抚养费的“必要”

婚姻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故子女要求增加抚养费的,应重点审查何为法律规定的“必要时”的前提条件,并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8条所列3种情形加以判断。对于夫妻双方经人民法院调解协议离婚,并就子女抚养等问题已经在协议中加以明确,子女短期内起诉要求增加抚养费,除非有充分证据证明子女生活发生重大变化,不增加抚养费将导致子女难以维持正常生活的,均应尊重先前裁判的既判力,不应轻易变更。

来源:人民司法



上诉人李红军与被上诉人李某抚养费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沈中少民终字第00144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红军,男,汉族。

委托代理人:李红彬,男,汉族。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某,女,汉族。

法定代理人:吕春丽,女,汉族。

上诉人李红军因与被上诉人李某抚养费纠纷一案,不服沈阳市浑南区人民法院(2014)东陵少民初字第10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由审判员周晓书担任审判长,代理审判员张忠星(主审)、高松参加的合议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李红军及委托代理人李红彬,被上诉人李某的法定代理人吕春丽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李某与李红军系父女关系,李某法定代理人吕春丽与李红军原系夫妻关系,双方于2013年10月28日在沈阳市东陵区人民法院调解离婚,约定婚生女李某随母亲吕春丽共同生活,由吕春丽自行抚养。现吕春丽无力独自承担李某抚养费用,双方就给付子女抚养费问题协商未果,诉至法院。

原审认定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户籍、身份证明、(2013)东陵民一初字第1866号民事调解书、沈阳浑南新区嘉华社区居民委员会出具的居住证明、双方当事人陈述等经庭审质证的证据证实。

原审法院认为:离婚后,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或全部。李红军、吕春丽在(2013)东陵民一初字第1866号民事调解书中关于离婚后子女抚养和财产分割的约定系双方自愿、真实意思表示。但根据相关法律的规定,离婚后,父母对子女仍有抚养和教育的权利和义务,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出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故李某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酌情予以判决。关于李红军应给付李某子女抚养费数额问题,李某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李红军有无固定职业,亦未向本院提供李红军近年收入等相关证据,故视为李红军无固定收入,按照辽宁省统计局公布的2014年城镇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确认应给付的抚养费数额,具体李红军应每月给付李某子女抚养费530元(25578元÷12个月×25%)。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七条第一款、第三款之规定,判决:被告李红军自2014年10月起至原告李某18周岁时止,每月给付原告李某抚养费530元,每月10日前给付;如果被告李红军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被告李红军承担。

宣判后,李红军提出上诉称:上诉人与吕春丽离婚时,大部分财产归女方所有,离婚调解书也约定了由吕春丽自行抚养,原审判决上诉人支付抚养费不当。

被上诉人答辩称:原审判决正确,应予维持。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认定事实一致。原审法院经庭审质证的各项证据在二审期间均未发生变化,本院予以确认。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供新证据。

本院认为:关于子女生活费和教育费的协议或判决,不妨碍子女在必要时向父母任何一方提出超过协议或判决原定数额的合理要求。判断未抚养子女一方是否应支付抚养费,应着重审查何为“必要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8条规定了三种情形,分别为:(1)原定抚育费数额不足以维持当地实际生活水平的;(2)子女患病、上学,实际需要已超过原定数额的;(3)有其他正当理由应当增加的。本案李红军与吕春丽于2013年10月28日经原审法院调解离婚,双方约定婚生女李某由吕春丽自行抚养,并就夫妻共同财产分割作出明显有利于吕春丽的约定。双方离婚不满一年,被上诉人即起诉要求支付抚养费,但原审及本院审理期间,未向法庭提供任何证据证实其主张符合上述《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18条规定的情形,被上诉人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此外,吕春丽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对民事行为的后果有足够的认知能力,对自行抚养被上诉人可能带来的经济负担,应有足够的预见和判断,其在离婚的调解协议中自愿与李红军约定自行抚养被上诉人,是其真实的意思表示,足以表明其愿意承担独自抚养被上诉人所带来的经济负担。上诉人李红军基于对法律及人民法院依法确认的民事调解书的权威性的信赖,与吕春丽经调解离婚,在没有正当事由的情形下,各方当事人均应当遵从民事调解书对双方权利义务的约定,轻易变更,有损法律的权威性和公信力,也违背我国法律所规定的诚实信用原则。基于以上理由,被上诉人要求上诉人李红军给付抚养费的主张,不应得到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沈阳市浑南区人民法院(2014)东陵少民初字第105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被上诉人李某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1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被上诉人李某的法定代理人吕春丽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周晓书

代理审判员  高 松

代理审判员  张忠星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冯佳颖

本案判决所依据的相关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一)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的,以判决、裁定方式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决、裁定;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三)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

(四)原判决遗漏当事人或者违法缺席判决等严重违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销原判决,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

原审人民法院对发回重审的案件作出判决后,当事人提起上诉的,第二审人民法院不得再次发回重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

第二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

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



重要声明

本文引用的案例来自中国裁判文书网,仅用于学习研究。为保护公民个人隐私,案例中的人物已做隐名处理。

南京离婚律师:两个孩子抚养权怎么判



南京离婚律师谢保平:江苏胜衡律师事务所婚姻继承部主任,12年离婚案件经验,擅长处理离婚大额财产分割、离婚子女抚养权争取、离婚公司股权争议等疑难问题,是南京知名离婚律师之一。

谢保平律师免费法律咨询电话微信:18601404123

1575172747478452.

cache
Processed in 0.013438 Second.